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08-18  浏览刺次数:


  上海三联人文经典书库精选并引进人文社科领域优秀学术著作,覆盖学科范围广,时间跨度大,代表性强,已出版百余部。本辑各册图书均由相应学科领域一流专家负责翻译,语言流畅通达,专业性强,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法国年鉴学派史学名著。本书收入了法国史学大家费弗尔的长论文五篇,运用年鉴学派的方法,多角度、多层次地对法国16世纪的社会和文化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其研究主题涉及该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是研究法国史及年鉴学派史学理论的必备书。

  吕西安·费弗尔(1878-1956),20世纪法国最重要的历史学家之一,年鉴学派的创立者之一,著有《马丁·路德的时运》、《十六世纪不信教的问题:拉伯雷的宗教》等。

  本书是论述犹太人与资本主义关系的开山经典。与马克斯·韦伯所认为的新教伦理促成了资本主义精神不同,桑巴特通过本书强调了犹太宗教、犹太伦理的重要作用,指出资本主义从内到外无不充斥着犹太精神,从而提出别具一格的“桑巴特命题”:通过开展国际贸易、殖民开发、国家创建等活动,通过创立信用票据、证劵交易、广告手段、二手贸易等“现代”经济机制,并通过首倡自由贸易、自由竞争、廉价出售、薄利多销等“现代”经济手段,犹太人不仅建立了资本主义的外部结构,而且塑造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精神。

  维尔纳·桑巴特(1863—1941),德国杰出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因其对资本主义的出色研究而享有盛誉。

  《早期基督教与希腊教化》以深厚的古典学学养,广阔的学术视野,以及丰富的史料,全面而深入地论述历史延续和希腊教化的传统在古代晚期对基督教世界的思想的影响以及发生的变化。揭示了古代希腊的文化理想如何逐步融入并影响着基督教思想,并由此对后世的西方文化保持了持续长久的影响力。

  《早期基督教与希腊教化》是作者1960年就任哈佛大学卡尔·纽厄尔·杰克讲座(Carl Newell Jackson Lectures)教席时所做的系列讲座合集。

  瓦尔纳·耶格尔(Werner Jaeger),1888年出生在德国一个新教家庭,但早年接受的却是天主教教育,这种背景使他接触到不同的文化传统,开阔了他的视野,激发了他的想象力。1914年他被任命为巴塞尔的古典语文教授(尼采曾任这一教席),1921年在柏林,他继承了老师维拉莫维兹-莫伦道夫(Wilamovitz-Moellendorff,1848-1931)享有声誉的教席。在随后的15年间,他 非常多产,不仅写了好几本书,校注了不少古典著作,而且积极从事复兴德国19世纪人文主义传统的事业。他组织会议,创办杂志(《古代》、《戈劳曼》),承办公众演讲,并开始撰写划时代的宏篇巨著《教化》(Paideia)。由于妻子是位犹太人,1936年他不得不移民美国。首先到达芝加哥,一年后来到哈佛大学,此后一直呆在哈佛直到1960年退休,并于次年去世。

  1966年发表的《词与物——人文知识的考古学》(Les Mots et les Choses. Une archéologie des sciences humaines,英译《事物与秩序》The Order of Things),更是被认为是结构主义时代取代存在主义时代的重要标志。它主要的论点在于:认为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一套异于前期的知识形构规则,而现代知识型的特征则是以 “人”作为研究的中心。这本书的问世使福柯成为一位知名的法国知识分子,但也因为“人之死”的结论而饱受批评。让·保罗·萨特就曾基于此点批判此书为小资产阶级的最后壁垒。

  福柯在本书中运用历史话语分析(又称“知识考古学”)的手法对自文艺复兴以来直至20世纪的整个西方“人文科学”(Humanwissenschaften)的知识构成以及文化和知识史都作了细致入微的、富有创见和深度的梳理和剖析。他指出这里的人文科学指的是将“人”作为研究对象,将“人”设计并定义成某种认知构造物的科学,围绕这个对象而生产的人文科学,可被认可为真理话语。针对此“真理话语”,福柯试图从根本上驱除笼罩在当代知识形式的决定性条件之上的人类学主体主义的迷雾,批判了自笛卡尔、尤其自康德以来200多年西方哲学传统的先验意识哲学和主体主义。在《语与物》的最后一页,福柯写道:“人将被抹去,如同大海边沙地上的一张脸。”

  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1926年10月15日-1984年6月25日),法国哲学家、社会思想家和“思想系统的历史学家”。早期属于结构主义阵营,70年代之后成为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想的代表。

  早期福柯的思想方法为“历史话语分析”(即“知识考古学”),考察贯穿在不同文本中的话语构成,研究它们如何建构了文本,如何使文本具有了意义,并在文化语境中承担功能。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为《古典时代疯狂史》(1961)、《词与物》(1966)、《知识考古学》(1969);后期福柯的思想方法转向“权力谱系学”,谱系学除了继续反对主体反对历史之外,还加入了福柯重要的微观权力/身体的概念,反对绝对性、稳定性的历史,信奉可变性、相对性、偶然性与断裂性。将历史的目光更多的投向身体,投向下面,投向神经系统,投向野蛮、纷乱、衰落和底层。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为《规训与惩罚》(1975)、《性经验史》(三卷,1976、1984、1984)。晚年的福柯致力于一种“生存美学”的建构,这种学说试图综合福柯以往处理过的各种主题,借助古希腊式的知识型反对基督教-现代的知识型所构造出的现代社会治理术和无孔不入的权力对人的宰治。这部分的思想集中体现在福柯晚年的法兰西学院讲课稿之中。

  序言中作者坦言,书中对自我的分析受到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我与你》的影响。第一部分论及人的独特性,作者把人视为一种不断“对话”的自由的存在,生活在与自我、他者的对话之中;自我作为共同体的成员,也生活在历史的戏剧之中。第二部分,作者通过比较西方文化的希伯来成分和希腊成分,批判了经验文化以及对人性的错误认识。第三部分,论及财产、等级和正义问题,共同体的整合,以及个体和集体的命运。

  莱因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1892-1971年),美国当代著名的哲学家、神学家以及公共知识分子。1964 年,尼布尔被授予“杰出贡献总统自由勋章”。卡特、克林顿等美国前总统都喜欢把尼布尔的著作当作其“政治圣经”在讲话中引用,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称自己受其影响。2017年,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称其为“美国的良心”。

  著作有《道德的人和不道德的社会》、《人的本性与命运》(被Modern library列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二十本非虚构类图书之一)、《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等。

  西方思想史研究名著。全书收入了作者所撰写的4篇学术论文,其主题分别为:马基雅维里《君主论》导读;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研究;马基雅维里的方法与风格;文艺复兴的观念。而贯穿全书的线索则是探讨马基雅维里与文艺复兴之间极其深刻的关系。本书可谓是马基雅维里的意大利式研究方法的典范,也是马基雅维里研究领域不可或缺的重要著作。

  费代里科·沙博 (1901-1960),是意大利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之一,以在欧洲背景下研究意大利历史而闻名。

  本书从欧洲殖民美洲开始,一直写到20世纪60年代末,内容丰富,切入角度独特,用构成美国历史的各方面故事讲述历史,使我们能更好地了解和认识美国的成长与发展。它不仅具有较强的可读性,更具有较强的学术性。

  本书具有与众不同的鲜明特点:与传统美国史基本采用政府档案不同,本书使用的各种证据来源广泛,既包括政府文档,更多的是口述史、图片、生态数据、教堂和城镇记录、地图和法庭证词等。广泛的资料来源对于历史撰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解析、解读和解释它们。本书作者向读者展示了如何对待和鉴别历史证据进而发现历史的真相的艺术。发现历史的真实是引人入胜的,对历史证据进行解释同样是引人入胜的。

  有别于一般的目的在于概括知识而很少留有空间去说明这些知识是如何被获得的美国史教科书,本书不仅仅是为读者提供历史知识阅读,更重要的是试图通过一种具体的方式解释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让如此多的历史学家为之着迷。

  在研究方法上,综合运用多种方法,强调并努力给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在历史中留下适当的地位。20世纪以来,历史学家在研究中大量借鉴人类学、心理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以及其他一些领域的方法和理论。毫无疑问,这促进了历史学研究的发展。但也使历史研究和历史阅读变成了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本书强调历史根植于叙述传统,它不仅是对过去发生的事件的概括和提炼,更是对情境独一性的获取。因此,历史学家应重视历史的文学性。缘于此,本书刊行以来多次再版,成为美国历史最畅销的作品之一,受到读者的青睐。

  詹姆士·W. 戴维森,耶鲁大学博士毕业,专注于写作,是一位多产的历史学家。

  马克·H. 利特,耶鲁大学博士毕业,巴德学院历史系教授兼环境研究项目主席。曾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任美国史教授,致力于环境外交领域的研究。

  艺术史研究名著。本书收入奥地利艺术史家里格尔的两部身后出版的手稿。在这些手稿中,作者的研究重点在于揭示艺术风格的发展与文化史之间的深刻关系,试图将整部艺术史归结为人类“与自然竞争”的历史,而基于人类对于自然的观念的改变,这种“竞争”的形式亦随之改变,从而形成艺术发展的历史。

  阿洛瓦·里格尔,19世纪后期奥地利著名艺术史家,维也纳艺术史学派成员,艺术史学科的重要创始人之一,著有《风格问题》、《罗马晚期的工艺美术》等。里格尔作为艺术史学科的奠基者,其作品被称为艺术史研究的“母本”。

  《基督教伦理学导论》在施莱尔马赫恢弘的知识结构规划中占据的地位非常明显而确定。作者接受在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之间所作的即为通行的区别,认为一切知识都可以归属于前者或后者的名下。他认为,宗教的本质既非神学,亦非伦理学。

  弗里德里希·施莱尔马赫(1768年11月21日-1834年2月12日),德国神学家、哲学家。施莱尔马赫出生在西里西亚的布雷斯劳(今属波兰),父亲是普鲁士军队中的归正会随军牧师。他就读于哈勒大学,尤其对神学和释经学有兴趣。他亦广泛阅读哲学著作,尤其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斯宾诺莎、康德、费希特、雅可比的著作。他在1799年完成《论宗教》。从1802年到1804年,施莱尔马赫担任波美拉尼亚省Słupsk镇的牧师。1804年,他担任哈勒大学牧师和神学教授,直到1807年。

  哲学经典著作。古罗马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普罗提诺的代表作。相传书中内容是普罗提诺在自己创办的学园中授课讲答,后由其弟子、著名思想家波菲利编纂而成。全书共六卷,每卷九章,故名“九章集”。本书结构虽比较松散,但涉及的论题非常广泛,全面反映了普罗提诺的本体论、宇宙论、认识论、伦理学和美学思想。该书对后世思想影响巨大,但同时也是哲学史上最晦涩难解的文体之一。

  普罗提诺(公元205-270年),又译作柏罗丁,新柏拉图主义奠基人。生于埃及,233 年拜亚历山大城的安漠尼乌斯为师学习哲学 ,曾参加罗马远征军,其目的是前往印度研习东方哲学。此后定居罗马,从事教学与写作。其学说融汇了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的思想以及东方神秘主义,视太一为万物之源,人生的最高目的就是复返太一,与之合一。其思想对中世纪神学及哲学,尤其是基督教教义,有很大影响。大部分关于普罗提诺的记载都来自他的学生波菲利(公元232-304年)所编纂的普罗提诺的传记中。

  2017年是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路德不仅根本性地改变了教会和神学研究,而且也改变了社会、政治、文化和世界的历史。对于路德的研究一直是由德国传统所主导,本书则另辟蹊径,提出芬兰学派的主张,让人耳目一新。这本《曼多马著作集》包括芬兰学派之父曼多马有关马丁·路德研究的三本代表作:

  第一本书名是《基督就在信本身之中:信义宗与东正教基督教概念的相通点》是芬兰学派的开山之作,通过重新诠释路德的文本而颠覆了德语世界路德研究的统治传统,界定了路德本人对“信”这个感念的理解,并通过新约《彼得后书》1章4节“人分享了上帝的性情”这句经文,打通了新教的“因信称义”、东正教的“成神”与罗马天主教的“成圣”的相通之处。

  第二本书名是《两种爱:马丁·路德的信仰世界》。这本书通过诠释马丁马丁·路德著名的《海德堡论纲》,探讨了路德是强调“信”还是强调“爱”,以及“上帝之爱”与“人之爱”的区别,“荣耀神学”和“十架神学”的不同。

  第三本书书名是《上帝》。这本小书是曼多马教授在他夫人去世之后,处于痛苦之中所写的散文诗,以精炼、深刻的语言抒发了他对上帝的认识。曼多马把这本小书当做遗嘱来写,并作为思想遗产留给他的儿女们。书中诠释了律法、爱、信、恩典、礼物等概念,被评为芬兰1995年度最优秀的基督教书籍。

  曼多马教授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普世神学荣誉教授,芬兰著名神学家,马丁·路德研究专家,以对马丁·路德神学中“称义论”和“成神论”的研究著称,被称为“芬兰学派之父”。他对马丁·路德“救赎论”观点的介绍,更接近于东正教学说的成神论,而不是德国路德宗学者的既定诠释,因此形成路德研究的芬兰学派。

  严格说来,本书并非一部专著,而是后人为纪念西奥多·厄尼斯特·蒙森(Theodor Ernst Mommsen)而为其编辑的一部论文集,但它的确又是一部经久不衰的经典名著。本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1316-1687年意大利及帝国的外交和军事史研究,第二部分为彼特拉克研究,第三部分为早期基督教史学研究。

  西奥多·厄尼斯特·蒙森(Theodor Ernst Mommsen,1905–1958)生于史学世家,其祖父是那位因写作《罗马史》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德国古典学家、历史学家蒙森(Christian Matthias Theodor Mommsen),其舅父正是被誉为社会学之父的马克斯·韦伯(Max Weber),他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至今为人称道。蒙森自幼耳濡目染,求学期间还接受了正规且严格的德国式历史学术训练。及至成年,他因不堪忍受德国纳粹政府对学术的审查及对学者自由的压制而自我放逐,出走美国从事中世纪及文艺复兴史的研究与教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香港2018正版挂牌全编